• 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完整版

    时间:2020-10-23 10:46:48    作者:无冕    来源:掌中云

    小说简介: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是著名作者无冕经典小说中的主角,书中的男主磐石般坚定,女主的豁然与可爱,温暖而不失俏皮。那么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

    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完整版

    《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

     今天一大早起来,估摸着化妆师和摄影师那边的负责人也应该已经起床了,宋雨琦就赶紧给大家打电话,提醒众人务必提前一天,今天一定要来官鸿娱乐,把《仙宫》几位主演的定妆照提前先拍好了。

     那年我十七岁。九月,到济南一所大学去读书。本来和父亲商量好的,他只陪我到车站,可临行父亲却变了卦,要陪我去济南。记得我很不高兴,一路嘟着小嘴,很少搭理父亲,而父亲却一路小心地赔着笑脸。那时的我一脸的天真和浪漫,很想体味一下一个人天马行空的豪情。一切都安顿好,我们出去随便转转,坐车、下车、再坐车,看见大商场就进。我买了生活用品和食品,都挎在父亲宽厚的肩上。当我们准备回校的时候,父亲告诉我,我们迷路了。我哈哈大笑起来,太浪漫了。在父亲的怂恿下,我耐心地询问路人,可没有收获。失望之后,我突然对父亲发起了火,我猛地拽下父亲肩上的背包,使劲摔在地上,大哭大叫起来。父亲先是呆愣在那里,之后就一个劲地劝我:小芳,别哭了。我摔掉父亲为我擦泪的手,边走边哭,哭累了就坐在路边的石阶上喘粗气。父亲坐在我的身边,轻轻地拍打着我的后背。耐心地对我说:想一想,我们都坐了什么车,坐了几站路?我一脸茫然地摇摇头。父亲看着我,不再说话,重重地叹口气。许久后,我平静地靠在父亲宽厚的肩上,看着夕阳慢慢地退出我们的视野。

     那天,小艾跟妻子商量说,他想把次卧的那张空床撤了,然后买一张书柜放进去,改做书房。这样不好吧?妻子不无担忧地说,以后来客人了咋办?客人?咱们家两三年也没来一个客人!小艾看了妻子一眼,不屑地撇了撇嘴。那爸妈来了呢?妻子想了想,又问。爸妈来了可以睡在沙发上或者打地铺,小艾说,再说爸妈一年也来不了两次。小艾的父母不爱走动,很少来小艾这儿,就是来了,也是当天来当天赶回去,很少在小艾这儿过夜。妻子想想觉得小艾在理,便同意了。书房弄好后没多久,国庆节就到了。小艾想他和妻子已经有些日子没去看父母了,何不趁这个机会回老家看看父母?于是小艾和妻子开着车子赶到了那个小县城。老家的大门上着锁,父母没在,许是到菜市场卖菜去了。小艾自己用钥匙开了门,进屋后,当他的目光落在窗台边的那张空床时,不禁有些哭笑不得。那张空床是小艾上大学前睡的,挨着东边,是屋里采光最好的一个位置。上大学后,小艾跟父母建议,把他的床撤了,给屋里腾点空间。父母住的是那种老式房子,空间很小,一张床就占了四分之一。父母不同意,父亲瞪着眼睛说,那怎么行呢?放假了你住在哪里?我可以睡在沙发上或者打地铺!小艾说,再说我一年也只住两个假期。

     清晨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我从梦中惊醒,我预感这么早来电话一定不是好事。果然不出所料,小妹在电话里边哭边说:姐昨天摔了跤,已发病危通知。我一听就懵了,翻身起床清点衣服,喝了粥,又给孩子们打了电话告知情况后,就稀里哗啦地匆忙赶到梁家巷乘车,路上上班车较多,堵得要命,我又心急如焚,巴不得一下子到老家。司机出城后一路上人一路下人,恨得我咬牙切齿,心里被急、怒、恨、伤心各种情绪填满,又一边告诫自己冷静,又祈祷姐别走啊!我正在赶回来。可是到家时姐却永远地走了。小时候,我家很清贫,父母无文化,帮人打工供养我们十几个姐妹兄弟。在生活条件极其贫困的情况下,因无钱医病,死去一个姐、一个妹、一个弟。后来因生活穷困潦倒至极,便把一个弟弟给别人抚养,换回来20斤大米,在他10岁以前还往来过,后来再无消息。姐是二姐,她长得十分漂亮,杏仁眼,圆脸蛋,白皙的皮肤,高高的鼻子,小巧的嘴巴。姐做事稳重,能歌善舞。学校每次演出我都去看她表演。初中毕业后姐考上市里文工团,父亲坚决反对,认为戏子没出息。后来就去了区办的一个工厂当车工,那时姐才17岁。我当时下面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

     周日,带女儿宝宝去儿童乐园。三岁的小孩子,乐此不疲地乘坐旋转木马。无奈,只得陪她一圈圈坐下去。很简单的游戏,旋转、升腾、降落、单调的圆圈,单调的音乐重复播放,是那首连孩子也会唱的《生日快乐》。身边的人换了一次又一次,小丫头还是不肯下来,坐在旋转的木马上咯咯地笑个不停,蓬蓬裙随着木马的起伏飘飘绕绕,像个幸福的小公主。索性由了她。不知什么时候,前面的木马上,再度换了主人,竟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头发全白了,想必,会是七十几岁的年纪,该是带着孙子或外孙来玩的。可找过去,老人身边,并没有小孩子。或者小孩子顽皮,独自跑去了另外的木马上,故意和老人捉迷藏吧木马如此转了一圈又一圈,音乐重复停顿又重复开始,前面的奶奶竟然也同女儿一样,一圈一圈地坐了下来,身边的人来了走,走了又来,老奶奶坐在那里旋转着,起伏着,一头白发在午后耀眼的阳光下竟也生动无比。许久的时间,并不见小孩子跑来找,也不见她四下张望寻找。心底渐渐游移起来,是个奇怪的老人呢。旋转木马,到底也是小孩子的游戏,几乎从未见过这种年纪的老人来玩。

     有一段时间,常常在半夜醒来陷入对未来的一种莫名恐慌里。对于手头做了3年的工作极度的厌倦,却又不敢轻易地辞职,害怕下一份工作会更加地不如意,那种潜伏在心头的忧愁搅得人生都快要乱了分寸。感情的事也进入前所未有的疲惫期,两人在一起3年了,却都不肯主动提出结婚的事情。那种感觉就像是左手牵右手,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激情,生活变得枯燥而乏味。夜里躺在床上,想起父母日益衰老的脸庞,心里更是着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害怕在他们的有生之年自己还没有变得足够得好,害怕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尽孝。想着想着,心头都是浓云密布。那段日子,我觉得生活全都是灰蒙蒙的,情绪压抑到了极点。终于在与母亲的一次通话中,眼泪止不住地掉了下来。母亲在那头急了:丫头,这是怎么啦?要不你请些假,回来住几天?当天我就买了车票,马不停蹄地往回赶,似乎是要去奔赴一种新的生活。老家在一个小山村,那里山清水秀,不比城市的繁华与喧闹,却也自有一份难得的安宁。大巴沿着山路盘旋,亲近大自然的感觉真好。快到家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母亲在村头张望。那一刻,心特别地踏实。回来得太匆忙,我也没来得及给他俩买礼物,心里多少有些过。

    重生之继承100万亿美元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