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之至强大少最新章节-无冕新书

    时间:2020-10-23 13:26:48    作者:无冕    来源:掌中云

    小说简介:重生之至强大少是著名作者无冕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笔尖流淌,酣畅淋漓,感觉身在其中,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

    重生之至强大少最新章节-无冕新书

    《重生之至强大少》

     我敢说我爱你,爱到每一天都为你欢喜、为你悲。我敢说我爱你,爱到每一分都和你疯癫、和你傻。我不需要你给我很多很多的承诺,我不需要你给我热烈激情的爱情,我只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地爱你。我会努力爱你,直到你不爱我的那天。我把我的一颗心放在你的胸膛里,从此由你来决定它是快乐还是悲伤。我把我的一世情放在你的血液里,由此来让你明白我是真心爱恋着你。我把我的一双眼放在你的眼眶里,从此由你来决定它是黑暗的还是光明的。漫长的离别里,我只做一件事:爱你。如果爱情能成为职业多好,我永远都不会早退,也永远都不会转行,任期就是这一辈子。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这样为你付出所有;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这样对你愿意付出一辈子;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把你觉得不在乎的看得比命还重要;你不会遇见第二个我,平常连句话也说不好,却愿意为你写出这些正因为在乎,正因为爱你,正因为这一切的一切,我愿意不顾一切地拥有你。

     19岁那年,为了挽救濒临死亡的爱情,我第一次去北京。事情终究还是发展到了那一步,任我在男友的学校门口一直恳求着,他还是绝情地转身而去。夜幕中,我流干了泪,收回了所有希望,准备打道回府。等我到了火车站,去南京的火车票已售完。幸运的是,还有一班去上海的火车。半夜的时候,我登上了列车。车厢里人很少,也很冷。由于心急来寻男友,我竟忘记带外套,只穿了件薄薄的长袖衫。一会儿的工夫,身上冻得不行。我把袖口拉得紧紧的,希望能将自己尽可能地装进去。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鼻子开始发痒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喷嚏不听召唤地喷涌而出。我四下寻找着,抱着一丝希望看看能否找到什么东西来御寒。当头转到左前方的时候,我发现角落里一个20岁左右的男生在看着我。当我俩眼神交汇的时候,他赶忙将头低下。我没再理会,继续寻找着。再看到他的时候,发现他还在看着我,脸通红,眉头微蹙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觉得奇怪,便仔细打量起他来。这是个长相不错的男孩,挺拔的身材,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因为瘦,身上那件洗得发白的外套显得空荡荡的。可能感觉到我一直看着他,他微微抬起头盯着我,嘴微微蠕动了一下,又没了声响。随即,他又低下头去。

     这片恒古未曾有人踏足过的密林,简直是步步危机,人类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其实抛开几千年文明的积累,流落在这荒岛密林之中,就是一只落单的丛林狼,也远比人类的生存能力要强。

     冬日里,一只空了的玻璃杯放在窗口好久好久,它也寂寞了好久好久。窗外不时飞开一对麻雀,在它面前说着情人的蜜语。杯子觉得好伤心,躺在一角悄悄地流泪,泪水顺着身体一直流一直流。直到有一天,有人向它走来,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它感到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于是屏住呼吸,等待着,等待着。终于,一股很暖很热的水流融入了它的体内,它们交互在一起。水说:以后让我留下来陪你,好吗?水杯说:真的吗,你真的可以留下不走吗?水没有回答杯子的问题,只是释放着自己全部的热量,在杯子的体内快乐地打转,让自己的每一寸肌肤都和杯子融为一体!杯子开心地想,水来了,以后就不会再寂寞了,水是它的爱人,爱是多么的热烈呀。水和杯子每天开心地交谈,畅想着梦境一般美好的将来。风起的时候,水说:我冷。杯子说:别怕,我会抱紧你,紧紧地!这时,人走过来,将杯子从窗台上拿起,送到嘴边,再放下的时候,水只剩下一半。水开始哭泣,杯子也跟着哭起来。忧心重重的爱情,再也望不到美好的将来了。如果彼此不在了,怎么办,怎么办?渐渐的,水凉了。

     深秋的夜晚格外宁静,晚饭后,我和母亲一起出门散步。秋风骤起,枯叶簌簌而落。路上铺满了黄色的叶子,走上去感觉脚底软软的,很舒服。母亲看到满地的枯叶,脸上露出笑容,居然兴奋地对我说:看到这些树叶,真想捡啊!我奇怪地问:为什么呢?捡树叶干什么?母亲说:前几日我做了一个梦,梦到去树林里捡树叶,看到满地的树叶,好高兴啊!看见我询问的神情,母亲陷入了回忆,给我讲了她小时候的故事。母亲小时候家里很穷,有兄弟姐妹五个,母亲排行老三。每天天还没亮时,母亲就起床去村边的树林里捡树叶树枝,这是去收集全家这一整天用来生火做饭的柴火。最难熬的是冬天,雨雪天气多,但母亲为了一家人能吃上热乎乎的饭菜、出门干活的外祖父能在临行前喝上一口热汤,仍然风雨无阻地去捡树叶。每当在冰天雪地发现一丛干草或干树叶时,母亲就像发现宝贝一样欢天喜地。母亲经常说,自己就是个受累的命,结婚前每日在田间劳作,结婚后为了盖房子养孩子,更是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辛劳度日。甚至在我出生前的十几个小时,母亲还拖着臃肿的身子,在田。

     然而,他的警告成为了悬在曲瑶脑袋上的一把刀。她不能那么做,呵,在他的屋檐下,饶是她有再多的不爽,有再多的憋屈,苦闷,她也都必须忍着。

    重生之至强大少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