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初晴写的热门小说(团宠郡主五岁半)

时间:2020-10-17 11:07:23    作者:唐初晴    来源:番茄

小说简介:《团宠郡主五岁半》这部小说的主角是人见人爱的团宠郡主五岁半,作者唐初晴成名已久,文笔绝佳,《团宠郡主五岁半》对角色的刻画十分成功,情节曲折婉转,主角团宠郡主五岁半的故事牵动着每一个读者的心,不得不说作者容欢写作实...

唐初晴写的热门小说(团宠郡主五岁半)

《团宠郡主五岁半》

 前段时间,电视台某栏目播出了一期关于亲母寻子的节目。一位年近五旬的女人为了寻找自己那三岁时走失的孩子,独自一人从湖南走到湖北,从湖北走到安徽,几乎走遍了大半个中国。她一路就这么走着,逢人便问,有没有见过她的孩子。累了,她就靠在墙角歇会儿;饿了,随便吃点干馒头;身无分文了,她弯下隆起的后背,张开粗糙的大手,刷盘、洗碗、捡垃圾,她什么都干,只要能换到寻找孩子所需的路费。有人问,那么多年过去了,你现在才来找,是不是太迟了?孩子早就长大变样了。你以前为什么不来找?她还未说话,眼泪就簌簌地落了下来。她和丈夫结婚多年,均无一子,婆家人对她苛刻严厉,冷言冷语。为了能有一个孩子,她只要一听到有药方,不管是民间的土郎中说的,还是名医专家说的,她都掏空腰包,找来试一试。三十岁那年,她终于怀孕了。孩子啼哭临世的那一刻,婆家人都笑了,唯独她,在医院的产房里哭得撕心裂肺。孩子安然稳健地成长着,他懂事,乖巧,讨人喜欢。可谁能料到,只有三岁的他竟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失踪?得而复失的悲痛,不仅使她彻夜难眠,更让婆家人对她寒了心。于是,没过多久,狠心的丈夫便悄然离开了她。家中尚有羸弱多病的父亲。

 “林双锦,你有没有看见我的钱包?”将房间所有东西翻了个遍后,宁白鹭揉着头发将目标转移到了客厅,“奇怪,我把钱包放哪里了?”

 你仍可以爱惜地缩回手,只为她掩一掩被子。如今的饭局上,荤段子满天飞,男人的尺寸女人的罩杯全都是拿来调侃的对象。男女之间的敏感线越扯越低,老的小的个个都是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脸上挂着不就那点儿事吗的神情。当下流行的是萝莉的身体,装着一颗御姐的心,沧桑得紧。于是,没人再记得那个词儿,纯情。情,我们有很多,还泛滥。纯嘛,纯泛滥而已。所以当纯情的电影《山楂树之恋》出来后,把一群看的人气够呛:装什么啊!这种傻故事骗得了谁!上床倒不是问题,问题是拖到最后还没上。这不符合现代人对爱情的定义。歌里不是唱爱要说爱要做吗,光说不练假把式,根本就是爱得不够热烈啊。如今,纯情已成为土得掉渣甚至搞笑的字眼儿,谁说自己纯情,那肯定是故意扮厚脸皮,明明长一张老狐狸脸,却偏要遮一张绵羊皮来嘲弄大家;或者就是脑子笨、不开窍的同义词,说明天真幼稚完全没防御能力。纯情就是与这个世界脱轨,就是令人不信任的脆弱敏感的小心灵。纯情是束缚,让我们不能任意妄为。现代人的爱情态度是心急如焚,总想先跨到床上,再跨进心里,甚至是否能走进内心也不重要了,反正上过床,一切都值了。

 1大二暑假回家,丹丹刚下车,老爸早早就在等着了。他老远看到丹丹,心疼得不行:我闺女瘦了,是不是学校的菜不好吃啊?丹丹一贯会拍老爸马屁:哪里的菜都没老爸做的好吃。回到家,老爸一头扎进厨房,做了一大桌菜,都是闺女爱吃的。饭桌上,他一个劲地催丹丹:快,多吃点。老妈酸成了一只柠檬:你不在家的时候,你爸都不肯做饭了。丹丹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不时低头看着手机,眼里含着笑,嘴角不自觉上扬着。老爸看不得闺女这个样子,一拍桌子:你还吃不吃饭啦?丹丹乖乖地把手机收了起来。老爸虽然不怎么跟她发火,但一冷起脸来,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毕竟,老爸是混过江湖的大佬。当年,老爸是个时髦青年,开了家服装店,进的是广州货,新奇又好看,一下子成了全小城的时尚风向标。他的生意越来越好,惹得很多人眼红,后来有几个壮汉拿着家伙来闹事。情急之下,老爸打开店里最隐蔽的一个货柜,抽出一把刀那天,老爸一战成名。很多人都猜测,他是混社会的。老爸是个急公好义的性子,不。

 他有个很俗套的名字,叫厉绍,一听这个姓就肯定是霸道总裁跑不了。厉家也是名门大家,历代从商从政的人不少,到了厉绍这一辈,积攒了不少家业,可就只有厉绍这么一个嫡出小辈,自然是享尽荣耀。而厉绍也是很对得起男主这个身份的,自小就出色,不管是学业还是打理家业,都是这几大家小辈中的佼佼者。

 我从小就很调皮,上学以后是出了名的捣蛋鬼。父亲为人老实,成天不说一句话,病痛也多,根本不管我。母亲不识字,每天有做不完的农活,还得照顾家里家外,也无暇管我。我每天信马由缰,四处乱跑,哪里有心思读书学习?在同村的七八个同学中,我的成绩是最差的。每次期中和期末考试后,村子里的孩子们都拿出自己的成绩单和奖状,与大人一起分享。考得特别好的,家长会在村里四处炫耀。只有我一人躲得远远的,黯然神伤。每当有人问及我的成绩时,我总是脸红红的,或闪烁其词,或不予理睬。开始母亲还问我要成绩通知单看,可每次都是不及格,我就不给她看了,后来干脆拿到成绩通知单就在回家的路上撕毁。周围的邻居都含沙射影地说我母亲:养条狗还会摇尾巴,供个孩子读书,连成绩通知单都看不到,太没意思了!可母亲却说:唉,反正我也不认识字,看和不看差不多,咱家孩子调皮,没办法,等他懂事就好了初中一年级时,我有一次代表学校参加全区的运动会,没想到在短跑中获得了第1名,出人意料地得到平生第1张奖状。我拿着那张比巴掌大的奖状。

团宠郡主五岁半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