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逍遥小村医-醉不乖写得小说

时间:2020-10-17 11:37:08    作者:醉不乖    来源:zzy

小说简介:喜欢《逍遥小村医》的朋友可以看到作者醉不乖的内心世界,醉不乖的思维总是那样的跳跃,在字节之间来回跳动的灵感让人眼前一亮,醉不乖为大家描绘了一个神奇而美丽的世界,容欢笔下的人物郑秀兰徐方栩栩如生,充满了独特的魅力...

小说逍遥小村医-醉不乖写得小说

《逍遥小村医》

 坐在床边,加蓝可以看到窗外城市的灯光,街对面是一家面包店。她常常在下午6点半以后,去买打折的面包做早点。小的房子和打折的面包,加蓝都不在乎,可是许苛眼神里的疲惫和坚忍,让加蓝心疼。青梅竹马的年少时光里,用尽所有想像也想不出多年后生活的境况。6年前,许苛考上大学的时候,加蓝落榜了,可是为了许苛,她又考了一年。结果依旧如此。第三年,加蓝咬咬牙打算再回去复读的时候,许苛阻止了她。别考了,考上考不上又有什么关系呢?我马上要开始找工作了,你来吧! 很平实的几句话,加蓝在电话这端小声地哭了。她知道许苛对她的爱,已经伴随着光阴成长起来。 然后,加蓝来到城市里。最初,加蓝在一家超市收银,住单位集体宿舍。一年后,许苛去一家公司实习,加蓝手里也有了一点积蓄,就租了一套小房子。房子很简陋很小,加蓝收拾过,窗明几净的,很温馨。 许苛正式上班,薪水并不是很高,他依然珍惜。渐渐长大的两个人,已经知道生活的不易。 白天,两人各忙各的,晚上回来聚在一起。常常是许苛回来得早,做好了饭等加蓝。 很像一对生活平和的小夫妻,而那时候,许苛突然让加蓝过来,还有另外一个加蓝不知晓的原因。

 “秦傲,你要相信你不是因为受到了巨大屈辱而心智失常,对,你还是一个正常人……”他暗暗道了一句,索性直接选择了立即配送。

 陈曦月悄悄的爬上了墨冰的床!不过,她不知道如何行男女之事。她叹息道:“唉,准备不充分啊,不过,只要我往他床上一躺,他就只能是我的人了,他还没有修为,日后看看春宫图,再补回来就行了,嘻嘻。”

 在饭店吃饭,十几个人在一起谈笑风生,聊天的聊天,一个人主管点菜,点好之后,征求大伙儿意见,就问问菜点好了,有没有要加的?通常饭店点过菜之后,女服务员就会报一下菜看有出入没,一位哥们就给女服务员说:小姐,报报。小姐看了他一眼,没动静。小姐,报一下!哥们儿有点儿急了。 小姐脸涨得通红,还是没动静。 怎么着?让你报一下没听见?哥们儿真急了。 一位女同事赶紧打圆场:小姐,你就赶紧挨个儿报一下吧,啊。? 小姐嗫嚅着问:那,那就抱女的,不抱男的行吗? 噗!边上一位女同事刚喝的一大口茶全喷前边人身上了。十几个人笑做一团,小姐更是不知所措。

 第一个人,喜欢爬一步回头看一步。他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也相当看重自己的成绩,所以他随时都想知道自己究竟已经爬到什么地方啦。这样,他爬了一段,觉得的确已经很高了,心里想道:大概离山顶也差不多了罢。就仰起头来向上看看,可是山顶简直看都还看不见呢。这个人忽然觉得很无聊,好像自己是在做些毫无意思的事情。他说:我爬了这半天,还是在山脚,那么我什么时候才能爬到山顶呀?既然如此,我又爬它干么!不如及早回头罢。所以他就回头下山了。第二个人,可是一口气就爬到了半山;这真是不容易的,不但别人羡慕他,就是他自己也有点惊讶自己会爬得这样快。所以他就坐了下来,向下半山看看,也向上半山看看,心里着实有些满意。他说:乖乖,老子一下子就爬到了半山!总还算得不错罢。然而老子已经爬得这样多了,也够辛苦的;说到功绩,老子自估了一下,也不能算少。那么,这以后的一半山,老子就是要你们用小轿子来抬,也不算过份罢。这点资格,老子是应该有的。这话并非开玩笑,他是真的这样想,并且这样做了。

 因为假期不长,因为路程不短,因为天气不好,等等有太多的理由让我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我春节不回家。母亲接到电话后,听不出她有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只是淡淡地说:哦,那有时间我去你那住几天吧。整个春节一直细雨蒙蒙,让人平添几许惆怅。正月初六,老天爷一改往日的缠绵,电闪雷鸣,哗哗啦啦的下起了暴雨,下午4时一阵电话铃声把窝在被子里上网的我惊起,我抓起电话,耳机里传来母亲哆嗦的声音:我已经到了A市,可人太多,买不到火车票,可能要晚些才能到你那里了,不知你们那最晚的班车是几点。我气极,大吼:这么大的雨,谁叫你来的,买不到火车票,你不会坐直达班车吗?母亲说:知道了,知道了,就把电话挂了。我撑着雨伞站在站台下一个多小时了,记不清有多少趟班车停下又走了,可依然不见母亲的身影。坐直达班车从A市到B市是两个小时,再从B市坐车到我处约四十分钟,母亲应该在晚上七时就会到达,可现在已经是晚上九时了,还没见到母亲,我开始着急,开始埋怨,鼻炎也适时发作,喷嚏连连更让我觉得寒冷和烦燥。一趟班车嘎的一声,在溅了我一身脏水后停了下来,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探出了车门。我接过母亲沉甸甸的行李。

 女人趴在桌子上写着什么,男人悄悄地走到女人背后。男人是个水电工,是发不了财也饿不着的那类人。他们的日子过得很平淡,像一潭死水,没有女人期待的涟漪。下午能帮我去做工吗?男人说。女人一惊,猛然把手里的稿纸揉作一团,站了起来。她哦了一声。那你带本杂志吧,免得我有事走开时,你着急。男人一边收拾自己的工具包,一边说。男人匆匆地收拾好工具包,女人拿一本书,揣进了一个方便袋里就出发了。女人坐在男人的摩托车后座上,一手抓住保险杠儿,一手拎着方便袋。男人把车子开得飞快,突然一个急刹车,女人尖叫着,把手从保险杠上移到了男人的腰上,身子也紧紧地贴到男人的后背。女人使劲儿拍打着男人的背,大声说,开慢点,找死啊?男人一边答应着,一边偷偷地笑。到了工地,男人把沉重的工具包从车子上拿下来。女人要背,男人挡开了女人的手,自己背起就走,说,沉。水管要从一间平房的这边接到那边。男人很快搬来一张竹梯。竹梯子是坏的,梯子的一头用铅丝缠起,看着都没有安全感。男人把梯子靠到墙上,噔噔噔就上去了。男人在房顶上,叫女人爬上去。女人看着坏梯子心里直打颤。她看了一下男人的眼睛,就有了勇气,也慢慢地爬了。

逍遥小村医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