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小说偷心盗贼:总裁夫人很撩人免费阅读

时间:2020-10-17 11:37:09    作者:小肥肠    来源:半刻文学

小说简介:偷心盗贼:总裁夫人很撩人是作者小肥肠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

经典小说偷心盗贼:总裁夫人很撩人免费阅读

《偷心盗贼:总裁夫人很撩人》

 张文娴3岁时,便与丈夫定了娃娃亲,13岁时,母亲为了让她能更受未来婆婆和丈夫的喜欢,开始让她学习女红,张文娴心灵手巧,缝衣服、盘纽扣、滚花边样样一学就会,特别是绣香包,她绣的香包图案别致、做工精细,谁见谁夸,逢年过节,七大姑八大姨的都会找各种借口来索要一个,热情的张文娴也总是有求必应。19岁那年,张文娴出嫁了,当丈夫为她掀起红盖头的刹那,张文娴羞涩地从袖笼里掏出一个心形的香包!结婚半年后,丈夫响应号召去参军了,从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一去就是好几年,识字不多的张文娴除了求人帮忙给丈夫写信外,就只有不停地托人给丈夫捎香包,以解牵念和相思之情。有人说:那是前线,战火纷飞的,又那么多人,哪里就那么巧能找到你的丈夫了?可张文娴不灰心,她坚定地说:我托了那么多人,总有一个会把我的香包捎到的。一直到战争结束后,丈夫才知道,张文娴给他捎去的每一个香包都是特制的双层,在那些绣着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等字的一层布的里面,还有一层更鲜艳的,上面绣着平安归来。

 那年春天,我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为了生存,我什么都干。白天在干洗店打工,晚上还要去夜市摆摊。华灯初上,一名看上去非常腼腆的男孩在我的地摊前停住了脚步。要给女朋友买头花吗?过来挑一个吧,我说。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说,你怎么知道我有女朋友?说着,他蹲下去,在我小小的地摊上用眼神巡视着每一枚头花。我说,我这里全是女孩子用的东西,难道你买了自己戴不成?他立刻红了脸,小声说,倒也是。地摊上的东西,他看得很仔细。全都看过后,他拿起一枚粉红色的蝴蝶状的头花,爱惜地用手轻轻抚摸。我立刻称赞他的眼力好,对他说,这是最好的一枚头花了。多少钱?16元。贵了,他说话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头花,身子都没有动一下。好吧,15元吧。他付完钱后,把那枚粉色头花紧紧地握在手里,转身就走。我叫住他,喂,祝你女朋友快乐,祝你们幸福!他开心地冲我挥挥手,揣着宝贝,大步流星地走了。以后,他经常来我摊上买东西,不止头花、耳环,还有瓷猫瓷狗、玻璃象什么的。他总是一边挑东西一边与我聊天,我知道他是一家餐厅的传菜生,工资不高。女朋友很漂亮,他说长得像我。因为他,我的东西卖得很快。于是,我请他吃烧烤,感谢他是我最忠实的老主顾。

 若不张扬,如何青春?最近看有关青春的东西很多。在微博上看到的这句话,然后毫不犹豫的转发,写下批注。因为青春,所以张扬。张扬的穿着显眼的红裙子、光着脚、在路上跑。这是不是青春?导演赵宝刚说如果不看《北京青年》你和别人都搭不上话。事实证明的确是这样,在别人问我东南西北喜欢哪一个的时候。我还抓不着头脑的不知道,这些不是方向,而是名字。于是在大家都准备看大结局的时候,我才开始起步。在别人要剧透的时候刻意回避,想跟着东西南北,一起重走青春。开学了。学校到处都是大一新生军训的声音。然后想起了两年前的自己,因为刚过高考不久,所以在军训的时候想想高考也没什么大不了。不敢想要是现在,还能不能受得了。开学前的那个晚上还因为宿舍热的不行而失眠。开学以后才发现,秋天这么快就来了。不再穿凉鞋、不再穿短裤、甚至连短袖外面也要外搭一件。电扇也开始了它的冬眠。棉被也做好了进入工作的准备。喜欢这样的天气。不冷不热的、不干不燥不下雨。凉凉快快很舒服。呼吸起来也很舒服。喜欢刚开学的第一周。在没有什么人的图书馆里一坐就是一下午。看看喜欢的书、学学刚讲过的题,抱着苹果刷刷微博、写写文章。然后。

 他的动作来看,他死的时候还能抬头看着头顶,是发现了上面有什么东西?还是什么!死后还保持这个动作,那么就是他在抬头后一瞬间,便因为什么原因丧命,什么变故能导致他死后眼睛都没能闭上,又或者,他这个姿势动作,其实是带着怨恨,死不瞑目?

 我离开家已有很长时间了,依稀记得爸爸是那么生龙活虎、风华正茂。第一次发现爸爸变老是在我回家跟他一起包饺子时。我漫不经心地说着话,一转头,看见他松松垮垮的下巴和严重下垂的眼角。爸媽离婚好些年了。爸爸永远不认为自己有错,甚至不认为妈妈离开他之后能够过得好。后来妈妈再婚了,过得很好。我跟爸爸婉转提起这件事,他才挤出一句:她就是不肯听我的,太倔。那时候我误以为他有典型的大男子主义。很多年以后,有一次我和先生吵架,他冲我吼:我是为你好,你就是不领情!我才恍惚明白,那些看似固执的男人并不是单纯地希望妻子臣服于自己,而是偏执地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去爱对方。他们不得爱的要领,于是铸成大错。我曾经跟妈妈说:妈妈,我觉得好遗憾啊,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从来没有骑在爸爸脖子上的经历。那时候我爸妈已经离婚,妈妈听到我这句话后,立刻纠正说:你记错了呀,有的。不仅骑脖子,你很小的时候,你爸爸特别喜欢用一只手托着你,另一只手扶着你的腰,把你举得很高很高,还不断跟我说:你看你看,这丫头又胖了呢,但我还是举。

 封齐一声怒吼,配合着昊天塔的力量,顿时天地之间形成共鸣。一阵龙吟帝威向丘道人席卷而来,一时之间体内经脉寸断,丹田瞬间被毁,口吐鲜血,整个人直接就晕了过去,说实话,封齐自己确实是没想到这威力能有这么大?或者是说眼前这家伙确实是太弱。

偷心盗贼:总裁夫人很撩人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