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活了三千年在线阅读-我活了三千年大结局

    时间:2020-10-17 12:07:09    作者:方夜白    来源:木叶

    小说简介:我活了三千年小说作者方夜白全文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都市小说,小说十分精彩,推荐阅读。...

    我活了三千年在线阅读-我活了三千年大结局

    《我活了三千年》

     陈夕照最近一直都很发愁,她顺风顺水的人生,这是很少见的,她不断回想起那天舞会上陈夕烊和邱予一起跳舞的场景,还有周围人说的话,攻?受?而且邱予好像很讨好自己,说自己漂亮什么的,还一直说一些莫名奇怪的话想引起自己的注意,知道自己是陈夕烊的姐姐所以套近乎?

     就在这时,一把伞轻轻伸了过来,遮挡住飘向我身上的雨水。那是个雨天,因忘了带伞,而等车的公车站台又是一个临时的、无盖棚的路边小站,所以,我只能站在绵绵细雨中,耐心等待公车的到来。雨在下著,眼前的一切仿佛覆盖了一层薄薄的轻纱,我的头发与衣裳也已潮湿。而公车迟迟不见踪影,多少使得我愈加地烦躁起来。就在这时,一把伞轻轻伸了过来,遮挡住飘向我身上的雨水。我侧首看去,那是位二十来岁的男孩,戴着眼镜,脸上挂着一份阳光的笑容,我感激地向男孩道了声谢。他微微一笑说,没关系,不要急,公车误点是经常的,何况今天还下雨呢。之后,我们俩没了交流,默默共处不足一平方米的伞下,我不知道怎样去表达内心的谢意,只是盼着公车早点到来。约二十来分钟后,我终于看到要等的那趟公车闪着车灯缓缓开来,车刚停稳,我再次向男孩表示了谢意就迫不及待地沖上去了,正准备在车后排入座,我突然通过雨水淋湿的车窗,看见那男孩也上了趟车,而这趟车之前我们刚才在雨中一块等车时曾经出现过。我的心蓦地被什么轻轻撞击了一下。

     老母去世的时候,我正在拍影片《哼哈二将》。没能赶上葬礼,我是晚了一个星期才回到老家的。按形式焚香供奉后,我想趁尚未下葬前,见见老母的遗骨。打开佛龛上的骨灰盒,我看到了老母的遗骨。突然冒出一股强烈的不愿与老母离别的感情。我咯吱咯吱地咬啮遗骨。在一旁的阿妹们叫起来:不能这样,快点住手!阿妹们以为我的头脑失常了吧。不,不是的,那是难以解释的冲动。当时,无论如何不能与老母分别的强烈欲望左右着我。少年时期,我身体孱弱。一有病,老母就待在我身旁,久久不离。她用湿毛巾搭在我发烧的额上。夜里屡屡替我换湿毛巾,还不停地摩挲我的脊背。长大以后,身在家乡的老母总为我的健康伤脑筋。别再这样辛苦地工作啦,早点儿回老家来吧。老母屡次来信告诫。我并没有向老母说过赴天寒地冻的雪山和南极的事。但我演的电影,老母是必看不可的。与其说她是在看影片里的情节,倒不如说她是在看我有没有险情。一旦感到不妙,就寄来长信,要我辞去这种工作。腿上生冻疮了吧。别到寒冷的地方去拍片啦。向公司求情试试。

     王术的失踪,对于莫向晚来说,就相当于心中的一块巨石。这些年,她纵横商场,她拼命工作,一次次失败,一次次拼搏,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减轻心理压力,让自己忘记当年的事。

     认识他,是在大学新生军训时。练习走正步,一分钟前他走得英武挺拔,教官口令响起的瞬间却变得混乱不堪。他的左手左脚同时伸出,然后,右手右脚同时跟上,如滑稽的小品表演。同学们哈哈大笑,几名女生更是笑得花枝乱颤。他的脸涨得通红。唯独她未笑,心里有微微的痛。他的长相酷似她外婆家隔壁那个小小少年。她仿佛又看见,少年远远地飞奔而来,在外婆家门前的大槐树下陡然停住,抹一把脸上晶亮的汗珠,羞涩地对她浅浅一笑。小五哥,是你吗?她不禁在心里轻轻地问。眼前的他,怎么会是小五哥呢?那个腼腆的少年,在10岁时的那年夏天,只因要为她捉几条小鱼,在水库边涉水而下,从此再没有上来。班上的同学渐渐熟稔起来。她了解到,他是个极聪慧的男孩,来自内蒙古大草原。在他就读的中学,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这所名校,震撼了乡邻。渐渐地,班上的男孩子大都有了自己心仪的女生。唯独他不解风情,把时间都给了书本。自然,他不会知道,有一道目光,总是悄然抚摸过他匆匆而过的背影。第一眼的似曾相识,让她对他有了一次次有意无意的关注。直到有一天,她蓦然惊觉,在人群中寻找他的背影,已成为自己的习惯。在学校艺术节上。

     两把单人春秋椅,一张小茶几,两位老人,两只苍老的手相互握着。。这是我的爷爷和奶奶。从奶奶52岁双目失明那天起,爷爷和奶奶的手就这样紧紧相握,可能比以往几十年中握在一起的时间还要多。奶奶失明的几十年里,不再干什么活儿,她唯一不曾放弃的是家里所有柜子的钥匙。每一个柜子都上着锁,沉沉的钥匙始终挂在奶奶腰间。需要拿什么东西时,她用手摸索着,一下子就能找到相应的那一把然后用手指捏住,递给爷爷。奶奶失明后,爷爷成了她的拐杖。就连上厕所,爷爷也要扶着她去。爷爷从不敢去远处散步,经常是站在门口,和过路的人聊上一两句,扭头就回家。奶奶只在屋子里散步,从这一间走到那一间。爷爷经常坐在属于自己的那把春秋椅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奶奶也总是坐在自己的那把椅子上,不抽旱烟,抽卷烟。烟雾缭绕的时候,奶奶会和爷爷唠叨几句,爷爷偶尔轻声地应着。有时,爷爷坐在外面屋子里看电视,因为眼睛越来越花,大多时候他都只是在听电视。此时,奶奶便把胳膊支在茶几上,低头打盹儿。大多数时候,是爷爷做饭。做好了,先给奶奶盛好、摆好,再把做的什么菜汇报一遍,然后便一直盯着奶奶的饭碗。

    我活了三千年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