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原来我已经满级了更新

    时间:2020-10-17 14:20:08    作者:诉与电    来源:塔读

    小说简介:热门新书《原来我已经满级了》由著名作者诉与电著作的都市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原来我已经满级了,书中主要塑造的原来我已经满级了形象也深得人心,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诉与电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

    最新原来我已经满级了更新

    《原来我已经满级了》

     那还是这个世界上没有我的时候,大概已有些哥哥的影子了。那些修长的手指,那个略驼的背,还有目空一切的默想的一双眼,后来都是哥哥的了。哥哥的一切都来自这个人。那时只有十八岁的母亲总是悄悄注视这个人。据说这个人的生活中一向有许许多多的忽略。连母亲的歌喉、美貌,都险些被他忽略掉。母亲那时包了歌剧团中所有的主角儿,风头足极了,一匹黑缎子样的长发,被她编成这样,弄成那样,什么佩饰都不用,却冠冕似的华丽。十八岁的母亲,眼睛骄傲天真,却有了一个人。这个人是我的父亲。一天她忽然对他说:你有许多抄不完的稿子?他那时是歌剧团的副团长,在乐队拉几弓小提琴,或者去画两笔舞台布景。有时来了外国人,他还凑合着做做翻译。但人人都知道他是个写书的小说家。他看着这个挺唐突的女子,脸红了,才想起这个女子是剧团的名角儿。在抄得工整的书稿中,夹了一张小纸签:我要嫁给你!她就真嫁给了他。我还是个小女孩儿时,发现母亲爱父亲爱得像个小姑娘,胆怯,又有点拙劣。她把两岁的我抱着,用一个舞台化的姿势,在房里踱步。手势完全是戏剧中的,拍着我,回肠荡气地唱着舒伯特的《摇篮曲》。

     “那么多的丫鬟陪着你呢。”月兰见蕙兰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坐在蕙兰身边。把从寺庙里带回来的素点心拿出来,给她塞一颗在嘴里。

     当我鼓起勇气报考中文系时,我早已预料到父母会反对。但那时的我在心里说:凭什么你们要干涉我的生活?所以我不管不顾地对我爸说:如果你不让我读中文系,我们就断绝父子关系。我不吃饭,不说话,在房间里不出来。这样的表现似乎在每一个即将20岁的年轻人身上都出现过。最后妥协的是我妈,那段日子她以泪洗面,她对我说:儿子,我问了很多人,其实学中文也没什么不好,你如果一定要学就学吧,努力就行了。我点点头。事已至此,我爸只能接受。之后便是长期的零交流,大学放假回家,即使两个人坐在同一个沙发上,也不说话。不说话并不是不想说话,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跟他汇报自己的学习情况,他担心的却是我找不到工作。大四那年,我考入湖南电视台,出版了第一本小说。因为节目主持人请假,制作人让我出镜播报新闻,家乡的父老乡亲突然能从电视上看到我了,我爸爸终于松了一口气。一年后,我辞去工作,选择北漂。他什么都没说。我临走时,他在火车站塞给我一些钱。我鼻头酸酸的,却突然笑了起来:这些钱是你的私房钱吧?你给我了,你就没钱打牌了啊。

     拜别皇帝,太后,便是一条出宫的大路,出了宫门,路两旁挤满了围观的百姓,赵婉猛地看见王珺,一身白衣,在人群之中,目光如炬。

     “真的?我爹回来了?他在哪里,快带我去!”木婉心,惊喜的问道,脚已经迈开,却又听周露哽咽着说,“小姐,是大老爷的尸身运回来了!”

     年少时,我和他,很少沟通。他低头吸烟的时候多,与母亲和我们姐妹几个说话的时候少。虽然他是我父亲,但我并不喜欢他。记得母亲曾对我说过,生我的时候,父亲曾因为我是丫头,坚持要将我扔掉。后来,在母亲的极力阻拦下,我被留了下来。之后,父亲离家出走1个月,将母亲和我们姐妹四个扔在家里不管,使我们陷入无助的境地。我来到人世的时候,我3个姐姐年龄都还小:大姐12岁,二姐10岁,三姐8岁。月子里的母亲躺在炕上吃不上饭,喝不上水。懂事的大姐看母亲口渴得厉害,就和二姐打了一桶水,二人摇摇晃晃地抬回家,准备给母亲烧水喝。但不巧的是,大姐刷锅时将锅打破了。大姐急得哭了起来,母亲在炕上也哭了她们的哭声引来了隔壁的大娘,大娘叹着气从她家拿来了锅,给母亲烧好了水,做好了饭。无奈,母亲生下我3天就起床做饭,下地干活,结果落了一身月子病。受月子病的困扰,母亲只活了60岁。我满月的时候,父亲回来了,闷闷不乐的样子,对襁褓中的我理也不理,对母亲更冷淡。直到我长到两岁多,他才在兴致高的时候逗逗我,但对我的出生却一直耿耿于怀。

    原来我已经满级了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