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水相师完整未删减版-风水相师完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04 11:51:59    作者:血糕    来源:黑岩

    小说简介:《风水相师》是一本都市小说,剧情前后反差较大,人物性格也比较复杂,不过主角风水相师非常讨喜,血糕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

    风水相师完整未删减版-风水相师完本免费阅读

    《风水相师》

     苏泽云拿回自己的手指头,也没去擦干净,取下腰间的玉佩,放在许福星的小手上。“本……公子很高兴,玉佩送你了。不许弄丢,不许送人,本公子还会来的。”苏三:小王爷……竟然送出去定情信物?

     儿子出生时,我还太年轻。当护士把哇哇大哭的婴儿捧过来时,我下意识地躲了一下,后来硬着头皮接过来,赶紧安抚这个焦躁的小家伙:小弟弟乖,给叔叔笑一个。儿子没笑,整个二楼的护士都笑了。我妈刚晋升为奶奶,喜怒交加地呵斥道:你这个笨蛋,应该是世界上最笨的爸爸了!自从儿子来做客,我就开始勤学苦练育儿技能。虽说勤能补拙,但我的拙太多了,简直补不过来,因此带孩子时险象环生,幸好儿子从不嫌弃我,总是喊着要爸爸陪,不惜哭得山摇。转眼儿子上幼儿园了,背着小书包,像要远征。孩子一长大,老人们的心愿立刻升级,不再是吃饱睡好这么简单了。一天,奶奶接孩子回来,嘟囔道:别人家的孙子都白白胖胖的,像哪吒,只有我家孙子皮干骨瘦像孙猴子。爷爷慢腾腾地摘下老花镜:那天吃饭,丁爷爷想亲他,他竟然说人家的胡子像臭袜子。孩子在礼貌方面要学学八戒,八戒嘴多甜啊!我和妻子四目相对,惊得说不出话来,我家这是要上演《西游记》呀。老人们继续探讨,那熟悉的声音和神情,让我的脑子轰然一响,时光一下回。

     外婆一辈子不曾嫁人。外婆不是我的親外婆,她是子衿姨的娘。我母亲从小就和子衿姨要好,她们两家住对门,数着日子一起长大的。我小的时候,母亲忙着做活贴补家用,常把我送到外婆家去。子衿姨很疼我,视我如己出。在我歪着脑袋想该如何称呼子衿姨她娘的时候,子衿姨摸摸我的头,笑盈盈地说:叫外婆。外婆正坐在镜子前拢头发,并未回头,我从镜子里依然看到了一张苍老但美得生动的脸,亲昵地向我笑。花白的头发在她手里,转眼就挽成了一个圆圆的髻。她取出一点桂花油,抹在头上,光亮亮的,好精神。她的衣衫一尘不染,素素朴朴的。整个人洁净雅致,一眼看上去,已让人心生欢喜。我总喜欢待在她的旁边。她的身上没有老年味,总是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我把这香味归结为她家那一院子花的缘故。外婆这一生有两痴,一个是花,另外一个是戏。晚风拂来,外婆一边侍弄着花,一边哼唱着戏。戏词永远只有一句。。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外婆反复地唱着,这八个字她能唱出很多种味道。多数时候,唱到最后总要默默地流一阵眼泪。外婆不知道它是《诗经》里的诗句,却为它肝肠寸断,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寂寂地苦了一世。

     [感悟] 说话须留有余地、做事要让出空间,虽一锤定音,背水一战常出现在一些特定的场合,但在工作中生活中多打个活结,不乏是为人处世的明智和聪慧。江南某地挖掘了一座汉代的古墓,考古学家惊叹于大量珍贵文物重见天日的同时,发现了一个细节:墓中所有捆绑物品的绳索、绸带等打的全部是活结,连极为纤细的丝线也不例外,有的轻轻一拉尚能解开绳扣。按常理说,随葬物品不可能再重新打开,捆扎时打活结或死结都无所谓,无须留下什么便捷。由此可以推想:为人、为己留下方便已是古人的生活习惯,表现在每个行为细节中。在当代的美国,沃克尔礼品公司的连锁店几乎遍及全球各地,只要拨通电话,他们就会按要求快捷地将礼品送达。这家驰名世界的企业有个硬性的规章:除机制包装外,客人接到礼品发现捆扎的绳带打的是死结,只要投诉,负责这件礼品的相关员工就要下岗,原因是:给顾客增添了麻烦。我们日常生活中许多所作所为又何尝不是如此:打个活结,留下方便。(人生哲理)。

     其实这些话可以说在任何一天,只不过这个节日发酵了我要说的欲望。孩子,你是在龙年的最后一天来的。那个晚上,感到你要来了,我和你的父亲相携着手,徒步去医院。大街上到处都是辞旧迎新的彩灯,我就像一辆笨重的坦克,缓缓地开在这一路的辉煌里。就像京剧里那些名角的出场,孩子,你启程的时候,天地一片璀璨。你一直是乖的。你来的时候,我一直清醒地幸福着,当那个医生阿姨向我说,是个大胖小子呢,我抬起头,一下子看见了你毛茸茸的小脑袋,我笑了。一股从心底深处涌起的热流,像潮水一样淹没了我。后来,远远近近的亲朋都来看你了。他们运用了各种各样的修辞手法来赞美你。可他们不知道这个看起来干干爽爽的小粉团儿,竟是个活水不断的大漏斗啊。都数不清你一夜要尿多少次了。一直不用纸尿片,心疼它们那么霸道地捆牢你。姥姥给你准备了厚厚的一大捆棉尿布。一晚上下来,床下大盆里就堆成了尿布的山!朔方冬寒,三九天气,你姥姥每天一大清早就开始清理你一夜积下来的尿布山。院子里,那一方方漂净的小棉布,冻结在纵横交错的铁丝上。而我呢,我的睡眠简单成省略号的那几个小黑点,在你吃奶、哭闹、换尿布的间隙里,我像蹲在枝头的鸟一样,缩着脖子。

     男人的眼窝塌陷,颧骨凸突,显得非常瘦弱。虽然他还在输着液,不定时地注射着强烈的镇痛剂,男人的肝部依然疼痛得钻心,他患的是肝癌,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界线上。女人扛着滚瓜溜圆的大肚子,缓慢地挪动到床跟前,侧身坐在男人的身旁,一手抚摸着男人的腹部,弯下身子,轻声地对男人说,快了,你就要看到咱们的儿子了,你就要当爸爸了!男人睁开了眼睛,看着女人隆起的大肚子,艰难地露出一丝微笑。瞬间,男人的脸一枯皱,露出一副痛苦的面容,他的肝又剧烈地痛起来了。男人又望一眼女人的肚子,流着悲伤的眼泪,显然他等不到孩子出生了。女人急忙握住男人的手,又安慰男人说,你再坚持一下,真的快了,你就要看到咱们的儿子了!这句话,是女人安抚男人的镇痛剂,是延续男人生命的神药。每当男人痛苦的时候,女人总是用这句话安慰着男人。打男人住进医院这一个月来,女人总是用这句话,给男人一种生存的信心和力量。女人心里清楚,她的预产期还有13天呢,男人能不能坚持到那时候呢?恐怕很难了,男人近两日已经出现了临终的迹象。女人想到男人眼前的状况,心里不安宁了,对她的妈妈和婆婆说,她要到卫生间去,让老人照看着男人。其实女人撒了个谎,她去寻医生了。

    风水相师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