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本小说穿成废材后我嫁了渣男他叔免费全章

    时间:2021-01-11 11:46:21    作者:醉九步    来源:微小宝

    小说简介:穿成废材后我嫁了渣男他叔是作者醉九步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

    完本小说穿成废材后我嫁了渣男他叔免费全章

    《穿成废材后我嫁了渣男他叔》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母亲是她见过的最丑的女人。一米四多点儿的个子、满脸雀斑加皱纹、身体胖墩墩的母亲,与身高一米八、英俊潇洒的父亲站在一起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有时候,她为父亲感到委屈,娶谁不好,偏偏喜欢这么个丑婆娘,还兴奋得好像找到宝一样。因为母亲长得丑,她三岁时就不跟母亲睡。上学后,她与母亲更加疏远了。有一次,她郑重其事地对母亲说:你以后不要去我的学校!母亲问:为什么?她带着哭腔回答:你每次去学校,同学都笑话我,说我奶奶来了。母亲不吭声,自此后便不再去女儿学校,做什么好吃的都是托邻居给她送去。有一天,下着瓢泼大雨,她站在教室外面,等了半天雨也没停下来。她正准备冲进雨中的时候,突然,有个人死死地扯住了她。她回头一看,是母亲。母亲气喘吁吁地扯着她,腋下夹着一把雨伞,全然不顾同学们讶异的眼神。母亲对她一阵劈头盖脸的责备:你不要命啦?这么大的雨,怎么就往外冲,感冒了怎么办?很多同学在她背后指指点点,她赶紧瞟了一眼母亲,厌烦地拉着她离开了。一路上,母亲尽量把雨伞往她这边靠。

     在影视作品中,爱情往往被赋予了神奇的力量,仿佛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而美国华盛顿大学心理教授约翰戈特曼调查发现,婚姻幸福的人比婚姻不幸的人要长寿4年。婚姻和爱情确实有魔力,但它们本身是非常脆弱的,如果经营得好,可能会救赎我们,相反,也能够严重伤害到我们。而经营好爱情与婚姻的第一步就是打破幻想,不要把婚姻当偶像剧,更不要把伴侣当偶像。这是为什么呢?如果你把伴侣当偶像,那么他就是你所敬拜的,你会把自己的全部依靠在伴侣身上。这样做一方面会给伴侣带来压力,一方面也让自己不自由。因为一旦伴侣不想被依赖,你就会非常焦虑,开始患得患失。如果你把伴侣当偶像,便不会接纳伴侣和婚姻的本来面貌,并且只按照自己的理解来要求伴侣:比如要求他时时准备浪漫惊喜,宠你如公主;比如希望他能承包一切家务琐事,让你永远十指不沾阳春水但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如果你把伴侣当偶像,你会倾向于千方百计地满足伴侣,甚至失去自我,但你的付出不是无偿的:你会无法忍受伴侣的忽视,控制或强迫他给你等量的注意力,直到把爱情耗尽,把婚姻伤透。这些年从事婚姻辅导与咨询的经历中。

     到圣地亚哥的第二天,我去了久负盛名的圣地亚哥动物园。圣地亚哥动物园占地100英亩,是全球规模最大的动物园之一,这里栖息着多达800多种动物。动物园里配备有游览汽车和空中缆车。我在动物园入口处坐上了双层游览车。我的前排坐着一个中年妇女,她的旁边站着一个小女孩。小女孩约1米高,穿着一件长袖红格连衣裙。当小女孩的头转过来时,我惊得几乎呆住了。小女孩瘦小的脸上,皮肤像疤痕一样扭曲牵扯着,眼睛部分只剩一条小小的裂缝,鼻子、嘴巴、耳朵也都扭曲得不成形状,皱成一团。车子开动后,女孩开始在原地慢慢转圈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中年妇女回过头,微笑着对我说:安妮现在兴奋极了,她知道我们现在在游览车上。安妮?我一时没弄明白她指的是谁。我女儿叫安妮。女人指着转圈的小女孩说,你看她在转圈子,这是她高兴的表示。女人打开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水瓶,让女孩抿了几口水。女孩喝完水后,继续在原地转圈圈。我小心地问道:安妮,她,会说话吗?女人摇头,说:安妮不会说话。

      酒桌上,肖娜说起她的恋爱经历。大学快要毕业的时候,她们班那个叫杜衡的男生被查出来得了癌症,是她带着学生会的一干人等筹了几万块医疗费,虽然后来才知道是医院误诊,可在这往来的过程中,她和杜衡走到了一起。众声喧哗,这是个令人庆幸的结局,简直可以拍成一部催泪的青春偶像剧。只有我不说话,把桌上的啤酒喝到一瓶都不留。这样做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在别人问我的时候,我不必装出感恩的表情,也不必很默契地去凝视肖娜的目光,让彼此胶着成一个解不开的死疙瘩。肖娜从来不喝酒,她说,杜衡不许她喝。话题自然就落在了我的专制上面,一个我不太熟的哥们儿抓起我的头发,提溜着我的脑袋问我:杜衡,你凭啥这么牛B?我打了一个酒嗝儿,用尽我最后的一丝表演天赋说,连自个儿媳妇都管不住的男人,还算是个爷们儿吗?大家一起鼓掌,我便伏在桌上沉沉睡去,第二天早晨我会忘掉酒桌上的人,可我将永远记得肖娜说过的那些话。也许在我们金婚纪念日的时候,她依然会把那些事情当成回忆的佐料,而我的孙子会跑来问那是不是真的。我必须摆出慈祥的表情,来证明一段年过古稀却依然知恩图报的爱情。没有人怀疑过我和肖娜会结婚,也包括我自己。可是,没有人知道。

     “今天已经审过一堂,我要从主典大人那儿,看看双方的供词。如果可能,再见我爹和那个寡妇一面。打听到的消息固然重要,但什么也不如当事人的第一手口供更直接。”

     “凡事冤有头债有主,作恶必有果报,平头百姓能做什么孽?朱门富贵又能做什么孽?你看着哪个富贵人家的房子下没埋着几个仆役,井眼里没填着几个婢女。平头百姓闹鬼不过鸡飞狗跳,大户人家那就要家破人亡!”老道越说越激动,李长安心道:没看出来还是个老愤青。

    穿成废材后我嫁了渣男他叔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