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更新-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小说免费完整版

    时间:2021-01-11 16:51:20    作者:南城明月    来源:言情控

    小说简介:主角是的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小说是《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本小说的作者是著名网络作家南城明月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非常好看。...

    最新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更新-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小说免费完整版

    《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

     那次回家,母亲闲聊时给我讲起她和父亲的陈年旧事。那年刚过上寅吃寅粮的日子,父亲偏又染上了赌瘾:母亲就耐心地劝他,白天还要做工啦,身体要紧啦。父亲不听,有时赢了钱,就喜滋滋地往母亲手里塞。母亲跑得远远地,说,脏手哩。后来父亲钱输光了,就开始偷家里的米,先是一把一把地藏在口袋里,然后一点一点往裤卷里装,一年的口粮很快就输光了。第一次米缸见了底,父亲也慌了神。但还要索性再去赌一把。母亲一边帮他装最后的一点米,一边流泪说,输光了,你总回心转意了吧。父亲回来时果真输了个精光,在母亲面前痛哭流涕:你怎么就不跟我吵呢?并发誓要剁去不争气的手指。母亲不舍,一把抱住说,手指还要干活儿哩!那你是不是很爱父亲?我问母亲。母亲不好意思地笑着说,什么爱不爱的。说完,又开始低头缝制父亲的棉鞋,那父亲是不是很爱你?我依然纠缠不休。母亲白我一眼,竟很为难地轻轻地吐出了那个字。听到母亲的声音不太自然,甚至有点别扭,我笑了。他送过花给你吗?我仍追问不停。因为我总爱将爱情和鲜花联系在一起,母亲很干脆地说,送过!我问,什么花?母亲答得飞快:棉花!我笑得喘不过气来。但母亲的确很喜欢棉花。她说棉花暖和。

     萧晗在太师府吃完了晚饭才回萧府,厉昭明十分上道,给了她银子,又给了她两个丫鬟,随后还附赠一个老嬷嬷。厉昭明的原话是:“看你礼仪规矩都落下了,李嬷嬷是在宫里呆过的,让她教你些规矩,免得日后出去让人笑话。”

     程小北张张嘴,到底没有说出拒绝的话来,人都是群居动物,程小北从小就渴望有一个朋友,哪怕一个并不是真心对他的朋友,面对秦翡的提议,这样的诱惑,程小北拒绝一次已经是因为自己的良心不安了。

     父亲六十岁那年小脑萎缩,行动迟缓,健忘,语言也有了障碍,特别容易悲喜。母亲说,父亲已经无法用话语表达心中所想,就哭笑还能受自己控制,那些无法说出的话,最后都演变成了这两个表情。父亲喊家里孩子名字,总是张冠李戴,喊几次也喊不对,我替他说出来,他便不好意思嘿嘿笑了起来。有时见父亲在家里四处寻找,问他找啥呢,电视机,不是,录音机,不是父亲还没说完,我问:是收音机吧。父亲点头,嘿嘿地笑。父亲常常穿反了衣服,我一说穿反了,他便摸着脑袋嘿嘿笑。父亲在路边晒太阳,遇到有人和他打招呼,待发现父亲不似从前,便问一旁的母亲:他这是?小脑萎缩还不等母亲说完,父亲便呜呜哭了起来。母亲说,父亲知道自己不能了,需要被照顾,他便悲伤起来。姑姑来看父亲,刚落座父亲便呜呜哭了起来,父亲哭,姑姑也哭,边哭边说:俺哥是多么好的人,好人没好报,年纪不大咋得了这病ip。

     要不是接到老家的电话,我仍以为母亲是一架永不会停转的机器。原来,母亲也会生病。不用说,生活中,母亲也有自己的酸甜苦辣,只是,我一无所知。自从翅膀长硬了,我很少坐下来陪母亲说会儿话。有时,母亲像小孩子似的跟在身后说这说那,我要么有一搭没一搭地回一句,要么索性不听。心里有事的时候,就回过头去吼她一句,母亲便不再吭声,坐在沙发里,不时偷偷拿眼睛瞄我,见我脸色稍好,就又跑过来,东一句西一句地絮叨开了。放下电话,心里涌起无限内疚。在母亲深受病痛折磨的时候,她的女儿却在另一个城市,一无所知。我决定搬到医院去住,好好陪陪母亲。晚上,担心母亲睡不着,我坐在床沿陪她说话。可不大会儿,母亲指着旁边的小床示意我去睡,自己打了个深深的哈欠。小时候,每天晚上母亲都坐在灯光下做针线活,一熬就是半夜。看来母亲真的老了,熬不起夜了。我躺在床上,了无睡意。除了环境不适,更担心母亲。我拿过一本书随意翻着,一边支棱起耳朵注意着母亲的动静。不大会儿,却传来母亲轻微的鼾声。我正暗自惊讶,同病房的王姨小声对我说:咦?大姐从来不打呼噜的。第二天早晨,王姨气嘟嘟地说,蚊子真多,咬得她几乎一夜没合眼。

     那个夏天,简简单单的阳光简简单单的晴;就像我和他,平平淡淡地相处,平平淡淡地相知。在同一所农行的办事处共事快一年,什么话都说尽了。他好,我知道;他对我好,我也知道,感觉里有温暖也有牵挂,却都是自家人般的云淡风轻。其他的呢?他没说过,我也没问过。他要去黄州学习的消息,我是突然知道的。上午开会宣布,中午吃完饭回来,他和其他的学员都已经整装待发。所有的同事都在站台,轮流地握手、拥抱、语重心长地嘱咐,告别得如火如荼。只有他,一直在东张西望,看见我,眼睛一亮,仿佛示意我过去。但是太热闹的场面让我窘迫,我头一低,也没跟他打招呼,就进去了。从刺眼的正午阳光里一步踏进幽暗的营业大厅,我禁不住地一阵恍惚,心里刹时间涨满的是扩大了许多倍的念头:他要走了。我怔怔地站在门边,听见背后急切的脚步声。。果然是他。一时理不清头绪,许久我们都没有说话,外面人声鼎沸,屋里却静寂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半晌,他说:我去一个星期。我说:嗯。又无话。良久,听见汽车直按喇叭,他向门口跑了两步,又一停,说:我给你打电话。

    国公嫡女为何堂前吐血昏迷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