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研顾闻霆重生沈研顾闻霆重生完结版精彩阅读-沈研顾闻霆重生小说

    时间:2021-01-12 12:16:17    作者:仅年    来源:原创书橱

    小说简介:沈研顾闻霆重生是作者仅年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

    沈研顾闻霆重生沈研顾闻霆重生完结版精彩阅读-沈研顾闻霆重生小说

    《沈研顾闻霆重生》

     在国航4~15空难中,一对韩国夫妇幸运地躲过一劫。坐在14A座的太太被安全带卡住倒挂在座位上,苏醒后她发现坐在14B的丈夫还活着,便艰难地帮叻丈夫解开安全带,丈夫终于解脱下来了,但他右臂断了,无法帮助心爱的太太解开安全带。这时,飞机残骸随时都会发生爆炸,太太焦急万分,先生说:我永远和你在一起!他不愿一个人离开求生。这时太太问:你会爱吗?一起死没有任何意义!在她的劝说下,丈夫才咬着牙依靠左臂爬下了飞机,寻找到了救援人员交代清楚后,自己便晕了过去后来,他们两个人都得救了。旅德摄影家王小慧女士,其丈夫在陪她外出举办作品展时,不幸遇车祸去世。当时,她也身受重伤,被固定在病床上,她流着泪在一张宣纸上吻了100个唇印,送丈夫入土,悲痛欲绝。后来,王女士对身边照顾她的护士说:我很后悔过去没有更会爱他。曾经她只享受着被爱,知道自己也爱他,却没有更会地爱他,这种痛一直陪伴她到现在,并成为她心灵的一部分。很多时候,我们自己觉得被。

     我刚考上高中那年她就失了业,整天待在家里只会对我和妹妹发些无名之火。知道她一时无事可做心中郁闷,我们也就忍气吞声不和她计较。郁积于心的烦闷无处诉说,她就故意制造出许多事端,向别人挑衅。菜放了许多的盐,咸得无法吃,爸爸说:这么咸你当咸菜吃啊?她筷子一摔,火立即来了:不好吃是吗?不好吃你自己做,我还不伺候了呢。她骂骂咧咧地钻到卧室,把门重重地关上。再出来时已是眼圈红红的,像桃子一样红肿,我心中顿时觉得她的确是很可怜的,爸爸有病不能干活,她一个人挑着家里的大梁,现在又失业在家,全家只有出的账没有进的账,她的心里比谁都急。我说:妈你还没吃完饭,这里给你留着呢!谁知她的火竟然又来了:什么好吃的东西!那么咸想咸死我啊。你小子有本事,给我赚钱买大鱼大肉呀!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这么多年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忍受的。我顶了一句:菜不是你炒的吗,咸能怪别人吗?她显然说漏了嘴,愣了一下,照我屁股就是一脚:你小子长大了,敢和老娘顶嘴了。

     决定写下她的故事之前,我犹豫了很久。主要是因为她的故事可能在一般人看来并不是那么的正能量,也许还夹杂着一些负能量。可我还是提笔了,为她从2014年开始给我发了整整一年豆邮的恒心。这姑娘,真真是偏执得让人心疼,一如她的爱情。小懒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一股热流扑面而来,将她原本焦躁的心烧得更加火热。八月的重庆没有辱没四大火炉的头衔,热得人根本无处藏匿。刚刚升级为小懒前夫的G先生紧跟其后说:走吧,去老虎灶吃火锅,陪我喝一杯,顺便庆祝我们单身~又有大把的妹子可泡了。小懒没有接话,只是默默看了眼朋友圈刚刚更新的动态,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以往活跃的众人今天跟吃了黄连一般变成哑巴了。她真的很想找个人骂骂她,哪怕表示下讨厌也行。但是终究悄无声息的。在G先生打开车门示意她进去之际,她用极其隐蔽的形式偷偷扇了自己一巴掌。但是这一巴掌还是被眼尖的G先生瞄到了。G先生上了驾驶座,对着停在门口发呆的小懒说:算了,别折磨自己了。你没错,只是爱错了人。当然,我也是。上车吧!小懒撇撇嘴似乎想接话,但终究没说。上了车,车内的冷气侵透后背,有股微微的刺痛感。她知道,G先生所指的错的人并非是他。

     妹妹打电话来,说妈妈胸口长了个硬块。切片病理报告出来,说是恶性肿瘤,医生说必须切除左乳。我赶紧放下手头的工作,直奔医院。手术从上午10点一直做到下午5点。我和妹妹靠在医院的长椅上,提心吊胆地度秒如年。想起爸爸当年被查出患恶疾时,我和妹妹在医院的走廊抱头痛哭,那时还是青年阶段,不能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打击。现在的我们已平静很多。但看到妈妈被推出手术室时,因麻药而昏昏沉沉,脸色蜡黄,仿佛从死神手中刚刚逃脱出来,我和妹妹再次泪落如雨。术后,要不停地住院出院,化疗靶向治疗等,大约要持续一年多时间。刚开始时,我和妹妹轮番熬夜陪床。病房的灯是不给关的,我难以入睡,于是瞪大眼睛等天明。熬了两天后,人疲乏到随时随地可以入眠。病房里的另两个病人,一个是未婚女孩,花一样鲜美,也切除一只乳房。还有一个50多岁的大姐,同样如此。不禁唏嘘,我们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场独自旅行,有时繁花似锦,有时万丈深渊。出院后妈妈恢复得不错,随后进入熬人的化疗阶段。化疗开始前,3張病床的病人因为一段时间的体能恢复,身体状况都不错,在病房里谈笑风生,笑看病魔,甚至把头上的帽子摘下来,比比谁的光头最亮。

     “明白,我早该明白。”赵云提着杀剑,一步步踏上了台阶,深邃的眸,被一条条血丝,生生染成猩红,“我可曾逼你嫁我,不想嫁可直说,绝不纠缠,为何要用这等方法,耍我赵家,践踏我赵家的尊严。”

     苏桐被狠狠击中,跌落在地,最后一点妖力被龙御寒震碎她好恨,恨自己无用她三年怀胎,孩子生下后是男是女都不曾知晓,便失去了。

    沈研顾闻霆重生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