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1-01-13 15:51:12    作者:金元宝    来源:掌阅

    小说简介: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小说简介:小说主角是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金元宝写的一本古代风格的小说,善用伏笔,使人回味无穷,极佳好文。值得推荐。...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

     1林秋属于那种脑袋聪明但不爱学习的女孩,一边学一边玩,高考去了江苏的一所二本。上大学半年就找到了值得托付终身的男孩。陈戈,不帅气,但很阳光平实。说话语调舒缓,听他说话像初秋的微风吹在身上的感觉,暖暖的。他们甜蜜了四年,临近毕业开始共同谋划未来。因为林秋喜欢上海,他们决定一起去上海发展。他们一起租了房,林秋把小小的出租房装扮得很漂亮,她说,走在种满梧桐树的街道,身边站着自己最心爱的人,她觉得生活待她不薄。照片中她站在梧桐树下,比着v字手势,满脸灿烂。但理想是个南墙,他们被撞得头破血流。他们两个人在上海忙得团团转,赚得并不多。陈戈做销售,销售需要业绩,他每天忙得焦头烂额。什么极品客户都能遇到,好在陈戈性情沉稳,能把客户那里遇到的坏情绪消化掉,不会转嫁给林秋。但每天绷紧神经的他不再像从前一样对林秋上心,那个每月林秋来大姨妈都会给她冲红枣姜茶的暖男不见了。早上起来,饭桌上都是带着皮的凉鸡蛋冲着林秋嘲讽地笑。2周一例会,林秋起晚了,大雨,打了很久的车才拦了一个顺风车。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打完卡,灰溜溜地坐在会议室最后一排。校长板着脸严肃地说:小林啊,这工作态度怎么能行呢。

     每当听到《父亲》这首歌,我眼前总会浮现出父亲那慈祥的脸庞,那躬身拉车的背影。我就想对着天空说:父亲,我想你了,你在天堂可听的到?我父亲是个农民,八岁时离开了祖母,在苦难的旧社会,历尽了人世的悲苦。他没上过学,不识字,苦难的生活造就了他坚强乐观的性格。从我记事起,他为了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为了拿最高的公分,给一家人多挣一点口粮,在生产队劳动时,他总是干最苦最累的活。印象最深的是他在油坊做油时,大冬天身穿被汗渍浸透了的背心短裤,抡起沉重的大铁锤砸向压油的大梁上的木楔,每砸一下,嘴里总会发出一声嗨。六七十年代的油坊用的是最古老的人力压油机,那确实是没人干的苦力活,没白没黑的干。多少年之后我才明白,那一声声嗨也许是太累的呻吟。可当他干了一夜活,回到家里,总会笑呵呵的一个个抱起我们,用胡茬扎我们的额头,痒酥酥的。却从来不提劳作的辛苦。油坊的菜籽压完了,冬天生产队里也没活时,他就会去药王山下的石渣厂拉石头,为一家人挣点零用钱,为我们挣学费。一次我和哥哥去那里给他送馒头,我看到薄雪后的白茫茫的路上。

     石氏拼命朝墩门这边逃来,忽然她一声惨叫,带出一蓬血雨,重重地扑倒在地,她身后一匹马现出,却是那个后金银甲骑士,那张得意狞笑的脸分外刺眼。

     少年的皮肤白皙到近乎透明,脸很小,眼睛却很大,此刻浅浅地闭着,长长的睫毛像是鸦羽,在脸颊上打了一片剪影。下头是好看挺翘的鼻子和颜色淡淡微微发粉的唇瓣。

     梁悠悠有猜到凌子俊的女人缘很好,可她不过就是去上了个卫生间,居然就有个漂亮女人坐到了凌子俊的怀里,这未免也太夸张了一点。

     宋冉一步步地朝着两人走近,她看着女子的面容,心口像是被一巨石砸中,痛不可言。女子也注意到了她,忽然一脸害怕:“阿垣,她是谁?为何与我长得一模一样?”宋冉心里满是苦涩,怎能不像。她这人形,是顾景行亲手所化啊……

    神医农女:娘子超凶的小说
    女主都市小说猜你喜欢